首頁
新聞中心
— — 新聞中心 — — news center
袁隆平遺體送別儀式 袁老身上覆蓋著鮮紅的國旗 民眾跪地痛哭送別袁隆平 2021-05-24

      新華社長沙5月24日電  題:特寫:送別袁隆平

  新華社記者 袁汝婷、劉芳洲、周勉

  5月24日,長沙,明陽山殯儀館。人們來到這里,與袁隆平告別。

  上午10時,“雜交水稻之父”、“共和國勛章”獲得者、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的遺體送別儀式在銘德廳開始。


  5月24日,袁隆平遺體送別儀式在湖南省長沙市明陽山殯儀館舉行。新華社記者 薛宇舸 攝

  銘德廳門口,挽聯寫著:功著神州音容宛在,名垂青史恩澤長存。

  哀樂低回。袁隆平躺在鮮花翠柏中,面容安詳。陽光透過天花板的玻璃灑落在他身上。他穿著紅藍格子襯衫和深藍色西裝外套,這是他生前最喜歡的衣服。

  袁隆平的遺孀鄧則一襲黑衣,坐在輪椅上。她的頭微微側著,沒有朝著遺體的方向,右手緊緊握住左手,放在大腿上。她的左手戴著一枚戒指。

        5月24日,袁隆平遺體送別儀式在湖南省長沙市明陽山殯儀館舉行。這是袁隆平的夫人鄧則(中)在遺體送別儀式現場。新華社記者 薛宇舸 攝

  10時15分,銘德廳內開始默哀。

  吳俊穿著一件襯衣,站在默哀人群中,襯衣是袁隆平送給他的禮物。這位“80后”是雜交水稻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,也是袁隆平的弟子。

  袁隆平的助理辛業蕓,眼圈泛紅,始終沉默地看著鄧則的方向,面露擔憂。

  人們面朝遺體,從右至左繞靈一周,與鄧則等家屬握手,一些人緩緩說出“多保重”。鄧則反復說著“謝謝”。

  不久后,孩子們推著輪椅,陪著鄧則來到遺體正前方。鄧則突然站起身來,快步走到袁隆平遺體前,跪在地上,埋頭哭泣。

  銘德廳外,長沙明陽山仿佛被人潮淹沒。擁擠的人群中,許多人看不清面容,一眼望去,只能見到一朵朵明黃和雪白的菊花——人們把手中的鮮花舉過頭頂。

 5月24日,袁隆平遺體送別儀式在湖南省長沙市明陽山殯儀館舉行。這是市民前往明陽山殯儀館送別袁隆平。新華社記者 陳思汗 攝

  70歲的農民周秀英和家人來到這里?!爸浪吡?,一定要來送送他,我們種田的,對他有感情?!彼ㄖ蹨I說。

  25歲的青年胡勝濤來到這里。他早晨7點乘坐高鐵從廣州趕來,下午就要返回。10小時路途,只為深深鞠一躬?!叭颂嗔?,我只在遺像前待了不到一分鐘,可是很值得?!?/p>

  江蘇的母女張秀華、王宇辰,結束深圳的旅程專程趕來?!?0后”王宇辰說:“我想和媽媽一起,來向袁爺爺道別?!?/p>

  前往殯儀館的柏油路被人群擠滿。

  年輕的外賣騎手,騎著摩托車緩慢穿行。外賣箱里,有滿滿一箱金色稻穗。下單的人來自廣東、福建、重慶……

  路的左邊,身穿藍色襯衣的“雷鋒車隊”舉起悼念橫幅。一排出租車整齊停著,車窗玻璃上貼著“免費接送車”字樣。司機劉浩輝說:“上百臺出租車自發組織起來,免費接送從外地趕來的人們?!?/p>

  路的右邊,42歲的水電工郭慶偉站在一輛棕色的商務車旁,車里堆滿了口罩。他和朋友買了8000余個口罩,從23日上午9點起為群眾免費分發?!白蛲韼缀鯖]合眼,我想為他做點什么?!?/p>

  許多人前往擺放袁隆平遺像的明陽廳。人山人海,卻格外靜默。

  一名身穿白衣的中年婦女半跪在遺像前,放下一碗青豌豆。這是袁隆平生前愛吃的菜。她哽咽著說:“您要記得好好吃啊?!?/p>

  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齊紹武說:“袁老沒有留下任何遺言?!薄霸弦恢毕嘈?,我們會把雜交水稻事業好好干下去。我想,他是放心的?!?/p>

  這一天,長沙氣溫23℃??蒲泄ぷ髡哒f,這是適宜雜交水稻生長的溫度。



免费乱码人妻系列无码专区